余龙:诗情画意且书怀 翰墨探境续华章

余龙:诗情画意且书怀 翰墨探境续华章

余龙,字天野散人,号天道颉人。江苏苏州人,祖籍浙江绍兴。

少年习字,青年时代遍游五湖四海,拜访大师,与高僧为友。在唐宋诗词、书贴字画里浸润半个多世纪,现任中国东方国画院常务副院长、刘海粟艺术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东方文化艺术出版社副社长、中国现代硬笔书法研究会理事、中国诗书画研究会研究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广州大学松田学院客座教授等。

“江南一布衣,旭素合成痴。李杜仙而圣,唯吾不可师。”

此诗虽寥寥二十字,论谦虚也好,豪放也罢,充分体现诗人、书画家余龙之个性,可谓是自我写照。

捧爱书画、诗文始之于少,致力于诗、书之研习及其创作不辍而今。书学前贤而意追秦汉诸碑,情游羲献、旭素、颜柳等名迹;艺求真趣而心系当今盛世,梦当如愿而慕名南艺专修国画。经年好于丹青,平生师从自然。专书法,涉绘画,能诗文,善撰联。就艺学之事,余龙始终坚守艺无止境的信念,甘于寂寞而倾心五十余载孜孜以求,尤其是对开放后的各种诱惑淡然处之,不受形形色色的浮夸之风的影响,潜心于艺。

与之交,其人豪爽而不失儒雅;低调而不乏境界;风趣而不入陋俗。总之,心态之淡定,为人之随和,可谓书如其人、画如其人而从中可略见一斑。

2021新春伊始,万象更新。1月9日,在苏州南园宾馆举行了一场隆重且深富内涵的传统式收徒暨拜师仪式,余龙老师在收邓昌华为徒后,再收敬晓东、李代华、彭鹄为徒。

余龙老师是苏州为数不多的诗书画融创结合皆可胜任者之一。此次收徒邀请了文化界的学者与老领导,书画家及诗人,竹刻、制扇等非遗传承大师,还有诸多亲朋好友到场见证。

整个收徒仪式由司仪天放楼主即兴主持,论古谈今,中规中矩,博采众长,妙语连珠,幽默且含深义。从敬茶、跪拜、互赠礼品到宣示读帖等庄严而有序。气氛既庄重又典雅,传统拜师仪式感极强,令人肃然起敬。

余龙老师从艺五十多载,他在门生帖中这样说道:认徒之事,务须慎重,于己乎必备师范,俱立德、立言、立行之能,方可诲人育才;于人乎应嘱守徒规,达有德、有缘、有心之为,使之薪火俱旺焉。殊不知自古以来,择良师难,收高徒亦然,若两者邂遇,乃谓巧夺天意,非神助不可圆哉

这次活动让笔者记忆颇深的是:余龙老师用自己创作的诗作作为门生帖,尊古却不泥古,作为对照自己,鞭策爱徒,师徒互勉共进的一种形式创新。

余诗曰:(代门生帖)“《师说》如吾鉴,严慈适教鞭。与徒同进勉,励志敢为先。”

其作品在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地以及国内诸城市展出并入编《硬笔书法家精品大全》、《二十世纪·中华画苑掇英》、《中华诗书画人物年鉴》、《新中国诗人大事典》、《中国楹联年鉴》、《中华诗人年鉴》、《2008奥运冠军题增嵌名联大典》等二十余部专业书刊。

在全国性书画大赛中屡次入展获奖,且被有关艺术、博物馆收藏。其传略载入书法家辞林、名人大辞典等多部辞书。出版专著《当代美术家精品集》,作品散见于报刊和一些专业性杂志,并为诸多名胜景点撰文题联,挥毫题字。历年来笔墨耕耘所作所得所鉴皆汲于承前之趣、溢于当代之情、潜于启后之志而融于作品之中。(图文/高学兵)

责编:叶壮